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概况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管理

在欲望的瓜田下

在欲望的瓜田下 

我的童年,正值困难时期,那时,吃一顿白米饭是奢望,吃一次鲜水果是梦想。一年初夏的一天,我举着菜色的手追逐一只大而漂亮的蜻蜓,不知不觉来到生产队的瓜田边。瓜田里的瓜蔓上,开满了嫩黄色的花儿,站在田边望去,一片耀目的金黄,散发着诱人的芳香,一个个拳头大的青瓜藏在黄花下,凑近一闻,能闻到惹人流涎的瓜香。蜻蜓就落在不远处的黄花上,可我却已被眼前的瓜吸引了。

母亲是一位地道的农村妇女,虽然没有多少学问,但她为人朴实严谨,处世正派缜密。她经常告诉大家:“做人,不偷不抢,不贪不占,不能见好的东西就要,不能私自拿别人和公家的物品,哪怕是一棵草。”母亲每每问我:“这些话你明白吗?”我每次都会点点头。可是面对灌满鼻腔的瓜香,我早已把母亲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只有一年来没有尝到鲜瓜的胃肠,不停地在搅动着,促使我快速蹲下去,向瓜儿伸出了小手……

初生的瓜儿涩涩的,但吃到嘴里进入胃肠却有一股特别的香甜。吃,是贪婪的。吃后,母亲的话才悄然响在耳边,才想到生产队的禁令:谁要是偷了队里的瓜,谁家就要受罚。为了防止别人特别是母亲发现,我赶紧跑到河边,用水一遍一遍地洗手上嘴里的瓜味。当时,全队还没有一个人吃上当年的鲜瓜。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那天吃晚饭时,吃瓜吃得肚子很胀的我很快离开饭桌趴到炕上。母亲以为我生病了,正待她伸过干枯的手抚摸我的额头时,一声饱嗝从我口中吐出,青涩的瓜味随之张扬出来。母亲满脸的慈祥顿时严肃起来。起初,我还用谎言欺骗她,在母亲的严厉追问下,我讲出了真相。母亲顿时火冒三丈,那只多次抚摸我带着温暖的大手,蓦地毫不留情地打在我的屁股上,责骂声如雷雨随即向我袭来。她一边打一边骂着:“平时怎么教你的,你全忘了?这回,我让你记一辈子!”那顿打,让我在炕上躺了整整五天。当天夜里,母亲不顾全家人的劝阻,扯着我走进了队长的家里。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说大家都能想到。

我的亲娘啊,对于循规蹈矩苦心育儿把脸面看成生命的您,我偷瓜吃对您来说是多么大的耻辱啊。您是在用自己珍贵的心灵来告诫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吗?但在当时,由于我年龄尚小,所以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母亲的做法的。我当时想,这件事,除去我和家里人,任何人都不知道,母亲完全可以隐瞒下来。她为何自己要去宣扬,甘愿受罚呢?那时,我在心里嫉恨着母亲。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了母亲的苦心。她不是不知道向生产队“自首”的结果,她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诫她的儿子什么是做人的原则。

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38年,母亲离开我也已经22年了,但那件事无时无刻不警醒着我:在欲望的瓜田下,什么时候都不能蹲下……(编辑:张裕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