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概况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新濠天地网上娱乐网站>> 资优教育>> 超常视窗>>正文内容

超常视窗

秋 收 体 验

华洁莹

不知从何时开始,大家已经习惯了将饭盆中的饭“砰砰”两声倒进泔脚桶。纵使处处可见“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字样,大家仍旧凭着“赶快吃饭然后学习”的借口,对于最基本的“节约粮食”四字不再给予正眼一瞧。

——直到今日去收了稻,挖了薯。

一个秋冬交际雾气沉沉的下午,见不得“麦浪如金黄的波涛在风中翻涌”,

惟有两个面色黝黑的阿姨满面笑容手持镰刀等待。泥土在脚下被雨水润湿,显得黏腻。

“今天让大家体验一下收稻子——”老师显得兴奋,而大家在深褐的烂泥、银亮的镰刀和苍黄的稻谷前无所适从。

阿姨手持镰刀,弯下腰来,拢、贴、侧、割、收一气呵成,那双不见得宽厚的双手一下敛了四五簇稻谷,留下的稻杆短而整齐,像是技艺纯熟的理发师理起发来得心应手。

“好像很有意思。”“很简单嘛,我来我来。”大家这么说着,自告奋勇带了手套固执镰刀下地,兴致勃勃,跟着阿姨爽快利落的动作挥动手中的镰刀。虽然大家的动作显得笨拙,但一时间还是“刀光剑影”,阳光收到感召似的,划破了弥漫的雾气,洒在同学们稚气的身躯上,喷发出清清的稻香与淡淡的土腥。

有些同学开始熟门熟路,利用镰刀的弯口侧过刀刃一剌,得意的笑容就这样漾开,“嘿,小时候玩过——好久没来田里了!”从被动的体验劳动,到主动的进行收割,同学们渐从稻谷泥土中获得乐趣。

“大家小时候割稻啊——田有茫茫一大片,割完了第二天腰酸背痛的。你们现在幸福哦——”老师叹气感慨,而语调里分明现出几分怀念。的确,一片麦田承载了多少人童年的记忆呢。

于是在这一片爽利的“刷拉”声中,在一片氤氲的农家气息中,在一片一如既往的阳光中,大家向金黄的稻谷鞠躬点头,对于深褐泥土中孕育的洁白有了深沉的敬意,“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挥而不去。

 

 

  

小雪过后,便又是一轮丰收的时候了。大家只知“谁是盘中参,粒粒皆辛苦”,却不知盘中餐的来源与辛苦。

如今,大家褪去所谓的“文人墨客”“城里人”的标签,真正拿起农具,下田干活。

略显萧瑟的风刮着,送来了一阵稻谷的清香,似是淡淡的麦芽糖的香气,给人一种舒适之感。

大家压着兴奋的心情来到田边,放眼望去,那一片不算广的田地上长满了米黄色的水稻。那是一种朴实而清新的黄色,风中洋溢着成熟的香味。

细细看去,稻穗饱满得使稻杆都弯下了腰来。略偏偏头,我看见那些收割的农人嘴角噙着的一抹笑意,一抹自豪。

示范者手持镰刀,踏下稻田。只看他们伸手抓住一小把水稻,手中的镰刀向其根部轻轻挥动,只听几声清脆的响声,一把水稻便被割下,看上去轻轻松松,简简单单,便有些心痒了。

等到我踏入稻田中,拿起镰刀,才知其难。一开始我还学得有模有样,该用手抓住时,便用手抓住,将一小捆水稻向后拉,再用镰刀轻轻一划,我几乎将那位工人的动作重新又做了一遍,却没有听见那几声预期的清脆响声,而得到的,却是七零八落的水稻,毫无章节可言。

心下有些挫败与失望,脑中一遍遍闪过我挥起镰刀时的模样,却最终失落的一无所获。忽然,耳边传来一道女生“杨蕊,应该是将镰刀横切过去,而不是刀斩。”

哦,竟是如此!我投给她感激的一笑,便急急地弯下腰来,迫不及待地一试。镰刀轻轻一挥,几声清脆的响声令我精神一振,再一用力,手中便多出来一份成熟的水稻。望着水中的水稻,我兴奋得像个三岁的小孩子,惹的身边一圈都笑了。

当时间流逝,终于到了换班之时,望着手中的镰刀,心中竟有点不舍不愿交出。即使将它交给了别人,还是恋恋不舍地望着那一片水稻,直到同学将我拉去挖红薯。

随手要来一把大铁锨,也不懂什么技巧便开始挖。有时挖的浅了,便将一个红薯一截成了两半,白白的肉半露在外面,似乎在向我指控什么,令我一阵害怕。

挖了一会,也就挖出了经验,将大锹深深踩下去,然后用力翻起。一次挖出了两个红薯,都是个大的,把我高兴坏了,把泥土全部拍掉,露出了红色的番薯。

记得以前在老家,也会有挖红薯的时候,而我总是挑一个黄皮的红薯,溜到河码头,洗洗啃了皮便吃。大家那时都有了经验:红皮白肉的熟着吃,香,甜,面;黄皮黄肉的生吃尤为甜,脆,水,即使蒸熟了味道也很美。

一阵噪杂声打破了我的记忆,原来是要回教室了。我茫然的跟着大部队,但心还留在那片稻田上。

我频频回首,看见工人们又弯下腰,在夕阳的映照下,他们的脸上,身上镀了一层金辉。

少二 4 杨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