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天一概况 | 课程基地 | 教育督导 | 天一科研 | 天一社团 | 情系母校 | 天一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新濠天地网上娱乐网站>> 资优教育>> 最新动态>>正文内容

最新动态

第五届“苏派语文教育论坛”学习有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美国写作教学的新探索》听后感

少年部  王倩

1014,大家在省锡中参加了第五届“苏派语文教育论坛”。上午,南京市第十三中学特级教师曹勇军老师为大家做了主旨演讲《美国教学的新探索》。听完之后,我真的是受益匪浅。在教师的专业成长道路上,名师的引导和点拨可以说尤为重要,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作文教学向来无章法,可以说语文作文教学是语文教学中主观性最强的领域,也是经验至上的领域。语文老师可能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才能摸索出一点写作教学的门道来。语文教育界一直努力试图找寻所谓的“作文序列”,但最终的结论是不可能有这么一份序列。

难道大家真的就毫无作为了吗?

绝对不是!

但凡有追求有尊严的语文人都在苦苦探索。同时,这些前辈们也无私地与大家分享他们宝贵的经验。下面就谈谈我听完讲座后的几点重要的收获。

一、          中美写作教学微型调查:

1、              大陆写作教学“五部曲”:

作前命题、作前引导、学生写作、教师批改、讲评升格。

2、              美国的作文教学“四部曲”:

作前命题、过程引导、写出草稿、修改评价。

由上可以看出。中美写作教学的最大差异在于:美国作文教学更

注重“过程引导”。所谓的“过程引导”,比较典型的形式是微型课和“一对一辅导”。微型课是指在写作过程中,老师随时巡视,如果发现了几个学生的共性问题,就把这几个学生临时召集起来,给他们做一个简明扼要的直指要害的引导,整个过程也就几分钟,类似于篮球比赛场上教练喊停给运动员所做的技术引导。一对一辅导,顾名思义就是面对面交流。

   大家可以有哪些启发呢?之所以美国写作教学更侧重过程引导,前提是他们一堂写作课上学生人数少,往往十几个人。少年班人数也不算多,大家应该尽可能多的一对一辅导。作文评讲时,也可以在课后多开展微型引导,这样更有针对性。

二、“真实写作”。

什么是真实写作?一是生活的真实。就是要有真实的生活需要,有自己想写的真实的写作内容,有自己实际的写作目的,还有具体的对象和读者。二是写作过程的真实。写作是一个不断修改、不断发现、不断深化、不断完善的过程。

反观大家国内的写作教学,就初中阶段而言:

写什么文体?多数是记叙文。

写什么内容?更侧重于抒发内心对真善美的感受。

写作要点是什么?细节描写细腻。

读者是谁?除了老师,别人谁也不想给看。

一言以蔽之,大家的写作太窄了,将来走上社会,各种应用文体的需求是很大的,而大家的孩子完全不知如何去写。大家在学校学到的写作常识,大家在学校训练的写作要点,长大以后用武之地甚少。大家需要让大家平时的写作教学多样化,切实提高学生的真实写作能力。

三、          作文教学要重视修改。

   作文就是改出来的,这是几乎所有作家的最重要的写作经验。美国写作教学很注重修改,一篇文章往往要修改好几遍。但是国内写作教学中这一点就比较欠缺。大家要重视作文教学中修改这一环节。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优秀的老师和普通老师之间的本质区别就在于教学理念的不同。先进的教学理念是一个学校进步的必须,大家之所以不断外出学习,就是开拓视野,发散思维,举一反三。

    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苏派语文教育论坛观课有感

                                        少年部  黄瑞雪

1014,我有幸聆听了苏派语文教育论坛的名人讲座和专家课例,一天下来收获满满。其中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作家、媒体人王开岭的讲座《大家为什么要讲故事》

王开岭先生因自身在央视工作,他先从央视的资讯节目讲起,他说:“资讯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但如果就是这样常识性的、普及型的刻板的播报和传递是没多少人愿意看的,央视资讯频道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在推出《资讯调查》栏目时,明确的提出了“把资讯主题化,把主题故事化,把故事人物化”的制作理念,仅仅围绕人物来讲故事,这样观众才会被吸引,才有收视率。节目推出后果然取得可很好的收视率,接着央视又用讲故事的方式推出了一档大家所熟知的资讯节目《看见》,让大家看见了资讯中的人,人的故事。

这让我想起前两年从央视离职的柴静的一本书《看见》,全书都是在给大家将柴静所看见的发生在当下中国的最真实的故事,只是柴静更注重故事的细节,更注重故事中一般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这本书曾风靡一时。由此也让我联想到为什么当下的历史教科书学生不太爱看,因为太过概念化。溯远一点讲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史书,最吸引人的,人们最喜欢读的应该是《史记》了,因为什么呢?我想最主要的就是因为《史记》采用的是纪传体的形式,通俗一点的说就是在给大家讲故事,化用王开岭对央视资讯节目的描述就是《史记》把“历史人物化,把人物故事化”,普通人都喜欢听故事,因而才能引人入胜。《史记》如此,《世说新语》也如此,同样以它短小精辟的故事而使之流传久远,甚而其中的一些故事能够妇孺皆知,全赖这一个个精彩而不可复制的故事。当代的散文家、学者余秋雨先生的学问散文比之一般散文更吸引人、读者新濠天地网上娱乐和更能引发人们的共鸣,也是余秋雨先生在宏大的学问语境中找到了故事这种深入浅出的切入点,使之行而更远。

所以王开岭说:“讲故事是传递信息的最好的工具”。

这也让我想起中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在颁奖典礼上的演讲的题目便是《我是一个会将故事的人》,在这篇演讲中他没有去说那些宏阔高深的创作理论和夸张的言辞,他只是平静地将自己一生和创作凝练成一个个故事,娓娓道来,又是那样的引人入胜,震撼人心。莫言最后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

王开岭的讲座和莫言的这番话对我的触动很大,我随即在脑海中开始思考自己作为一个班主任平日对学生的教育和作为一个语文老师在作文教学中可以很好的而且一以贯之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做一个会讲故事的老师,让学生在写作中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作为班主任如果想让自己的教育更有效果,学生更能够听的进去,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是讲故事了吧!无论是讲自己的故事还是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的故事,还是讲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读到的事故,但凡是故事学生一定都爱听,而且从中受到的启发也是他自己感悟出来的,而不是老师强加和灌输给他的,这样大的年纪,灌输多了,他们还反感。讲故事不激烈,不动怒,不先带着个人的主观定性和偏见,娓娓道来,学生更能够接受。为了让自己有故事可言,平日里要做的事就是新濠天地网上娱乐的搜集故事和素材,注意生活的体验,在关键时刻让自己耐的住性子,先说完故事再去教育孩子,坚持下去,改变自己的工作方法,这样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教育效果。

    在语文作文教学中则更需如此,初中作文教学要求是让学生学会写记叙文,而当下学生的写作往往是倾吐内心感受和想法所谓的“散文”(多半是流于主观意绪和见解的倾吐),或不知所云,写出“四不像”的文体来,究其原因有其重要的一点就是脑子里缺少故事(即素材),当然这里的故事并不是那种离奇的曲折的不贴近现实的故事。有了故事以后学生作文就会言之有物,行文就不会空空如也,因而在平时的教学中要引导学生注意留心身边的人和人的故事,以及这些故事背后所传达出的东西。并让他们收藏50100个左右的故事,能够熟记这些故事,找到故事之间的联系,这样在写作文时就不至于不知该写什么。当然有了故事后还要教会学生如何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将故事表达好。提炼出自己所需要的主题。

做一个会讲故事的老师,让自己的教育更有成效,让自己成为一个具有感染力和吸引力的老师,让学生更喜欢自己,进而让自己的学生也学会讲故事,让他们的表达因会讲故事而更加精彩。

在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

 

 

养成良好的语文学习习惯和意识

                ——苏派语文教育学习心得

少年部 陆 展

1015,我参加了苏派语文教育论坛活动。由于此次论坛的主要内容是基于前一天三堂课的基础上展开的,因此我略感可惜。此次学习活动是轮流进行的,因此前一天的三堂教学课没有学习到。但在半天的论坛会议上,我还是有所收获的。

在论坛上有一位老师提出的养成学生的“两种习惯”、“三种意识”,让我感触颇深。何为“两种习惯”——勤查工具书、不动笔墨不读书;何为“三种意识”——自学意识、语文意识、积累意识。实际上这些习惯和意识也是大家日常培养学生语文学习中必不可少的要素。

读书要养成勤查词典资料等工具书的习惯。工具书的种类很多,除了字典、辞典外,还包括文献资料、索引等供查考使用的图书。最常用的工具书为字典、词典、辞典。如《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古汉语常用字典》、《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等。工具书不仅可以在碰到疑难问题时查阅,而且也可以作一般书籍一页一页地读下去,同样是大有收益的。只有养成随时随地遇到问题就能主动翻阅工具书的习惯,才能激发学生遇到问题敢于挑战的心理,同时在查阅过程中往往能与身边的伙伴讨论研究,这又促进了学生之间的合作交流。可以说勤查工具书不仅有利于单个个体学生的学习发展,又能促进整个班集体良好学习氛围的形成。

在语文学习中,很多老师都会遇到学生频繁地写错别字的习惯,甚至在写长句过程中会漏字、跳字。实际上出现这种情况,是由于现在的孩子在平时的生活中的确很少动笔,一旦进入紧张的学校学习生活中,就会连写字都变得困难。因此凡是在学生进行书籍阅读前都应该让他们马上右手执笔,并尽可能准备一本练习本或者摘记本与书本配套起来使用。“不动笔墨不读书”不仅可以强化记忆、训练思维,也可以积累常识、练习写作。有效的阅读批注,是学生凭自己的感悟、智慧、生活经验,在与文本进行对话。预习批注,让学生走进文本;重点字词批注,能体会语言的魔力;围绕主题批注,能激发思维的火花;善补空白批注,能刺激个性想象;在困惑处多次批注,往往能柳暗花明又一村;课后延伸批注,能拓展思维的广度获得心灵的共鸣。

要想让学生形成“自学意识、语文意识、积累意识”。首先得让学生明确语文学习的必不可少性和重要性。让学生明白学好语文新濠天地网上娱乐地不是依靠老师的课堂教学,而是要有主动学习、自我学习的意识。在平时教育教学中,大家要多鼓励那些有着良好学习意识的学生,让这些榜样力量影响其他孩子。同时很多学生实际上并不知道学习语文对他们生活有什么作用,实际上就是没和他们讲清语文学习中的语文意识是什么,在日常生活中,每个人的表达交流、人际交往都需要运用到语言文字,而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否得体、流畅,这都是需要训练的,所以在平时语文教学过程中,大家要有意识地进行引导,让学生在课堂回答问题和日常作业中注意起来。在听、说、读、写的过程中,对如何运用语言文字正确表达,如何遣词造句,如何布局谋篇的一种自觉的、有意识的关注。语文意识是培养语感、提高语文素养的桥梁和阶梯。只有学生自己有了真正的语文意识,才能进一步形成稳定、持久的语文学习兴趣。当然大家都知道语文学习中,真正想获得成功,必须依靠“积累”,而学生往往意识不到积累的重要性。例如,不少孩子觉得文言文较难,在考试中总得不到满意的分数,实际上如果只依靠老师的课堂教学,往往满足不了真正的能力水平测试,因此大家应当引导学生进行课外适龄阅读,针对初中生,大家可以让他们在刚接触文言文时,阅读一些如《晏子春秋》、《论语通义》、《世说新语》等作品,这样既能让孩子掌握新濠天地网上娱乐地学问历史常识,还能诱导他们自学文言文,慢慢养成“勤查工具书”的习惯。语文学习只有通过日积月累的努力,才可能获得理想的成效。在语文学习过程中“三种意识”是缺一不可的、相辅相成的,只有学生养成了自学意识,领悟了语文意识,才能真正拥有积累意识,而反过来积累也正是在实行自学,促进语文意识的生成。

此次的苏派语文教育论坛活动,虽然未能全程参加,但半天的教学论坛却也让我长了不少眼界,学到了不少教学上的方法。促进学生学生养成“两种习惯”,形成“三种意识”是我接下来语文教学工作中重点实践的内容。虽然在平时教学中,我已经有意或无意地做到了一些工作,但还有需要提高的地方。通过这次学习,我收获良多。

 

 

关于语文课堂碎片化教学的思考

少年部  梁振鹏

 

20161015号,我有幸参加了由省教研室组织的第五届苏派语文教育论坛的学习,期间聆听了来自各个地域一线教师和教研员的报告,当真是受益匪浅。本次论坛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在同仁们所探讨的诸多话题里,我比较关注当下语文课堂的碎片化教学这一问题。

基础教育的常识是有其自身规律,并成为一个系统的,学生学习时必须注重“梯度”、循序渐进,每一学段、年级,甚至一个学期的前、中、后期,课文、常识点和练习的安排,都依照深浅程度形成一条螺旋式上升的线索。而现有的多种基础教育新编语文教材体例都变了,采用碎片化“主题单元”的框架结构,以主题来牵动整个课程计划。比如某版本语文教材中,费尽心思分列出诸如“我爱读书”、“思念家乡”、“说明性文章”、“生活启示”、“汉字王国”、“父母之爱”、“勿忘国耻”、“走进毛爷爷”等八个单元,每个单元四篇课文,都是按照主题类型来安排的,选文自然也主要从主题需要考虑,各单元之间本来应有的语文学习的逻辑递进关系,就难于照顾了,更谈不上“梯度”。用主题来划分教学单元或板块,往往顾此失彼,很少考虑难度系数和教学适用度,也难体现语文教学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规律。

    教学的碎片化归根结底仍是教学的功利化,是应试教育的产物。尽管大家高举“素质教育”的大旗已经很多年,但依然无法撼动应试教育的泰山之位,它仍然强势主宰着当今大大小小的考试,中考如此,高考也莫不如是。在制度转型遭遇冰点,应试教育体制仍然根深蒂固的情形之下,中考和高考也不得不维持着原先的节奏和内容,这种教育体制要的就是效率,要的就是升学率,其他都是豪侈的。对于烟波浩淼的中国学问,应试教育近乎本能的选择就是“对考试有帮助的,拿来为我所用;凡是对考试没帮助的,则弃之如敝履”。

    在课堂上,教师不是按照学生学习的逻辑顺序、常识体系的渐进性进行讲授,而是将常识掰开了、揉碎了,将一个一个的常识点碎片化,唯恐学生不明白、不理解。语文一定要从字、词讲起,句式转换要拿下、段落分析也不能落下,数学一定要从定理、公式的理解或解题的步骤讲起,科学一定要从概念讲起。这种课堂,教师明白所讲的每一个常识点、每一个细节的意义,知道每一个零件在整部机器上的位置和作用,但学生却不知道。这种不对称现象带来的结果是:学生只能听从教师的要求,一字一句地听,一点一滴地记。

    教学时常有老师不给学生一个完整的文本概念,而是随意地让学生说说喜欢哪一段或哪一句,然后就从这些句段入手展开教学。可怕的是,这样的课还被标榜为“探究课”“自主学习课”,甚至被评价为“课堂气氛活跃”“师生互动了起来”。当学完一篇课文后,学生在头脑中没有树立起课文的“这个文本”的完整概念,留在头脑中的只是课文的碎片。真正的语文课应是扎扎实实地去落实符合教学目标和学生学情的教学内容。

那教学到底可不可以碎片化呢?当然可以,但这要看其碎片化的程度有多高。如果教师的课堂里,片面功利的碎片化教学唱了主旋律,那么教或学永远都是隔靴搔痒,大家的学生永远掌握的是碎片化的常识和技能。这种选择性放大的实用主义教学方式造就的必然是一群为了考试而学习,为了升学而教育的师生,而这,则是背离了大家的教育本质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